|
|
|
|
|
|
|
|
|
欢迎访问许昌党建网! 今天是
信息检索:
 
维生素怎从补药变毒药到底还能不能吃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许党建 发布时间:2007/3/9 14:45:00 查看次数:1465

 

 
    

                一个颠覆性的结论

  “天哪,我吃错药了?”服用维生素已有数年的龙女士被一项最新研究结论震惊了。

  这项发表于国际权威医学杂志的大型研究显示,服用维生素E死亡率增加4%,服用β胡萝卜素死亡率增加7%,服用维生素A死亡率增加16%,没有证据表明维生素C能延年益寿……

  在北美和欧洲,目前约有0.8亿至1.6亿人经常服用维生素及其他富含抗氧化剂的保健品。 在中国,有龙女士这种长期服用习惯的人也是一个为数不小的群体。也许是一种时尚,也许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觉察到了健康的重要性,这个群体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中。

  在城市,尤其是白领阶层,很多常年吃快餐的人会觉得,服用复合维生素片比吃水果蔬菜更省事。办公室女性流行起 “维生素女人”,中午吃饭时将胃口缩得如雀儿般小,下午吃一粒高级复合维生素,据说这样能保持身材。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潜意识中认为,维生素既有维持生命和新陈代谢的功能,还可以延缓衰老,降低胆固醇,有助于减肥、排出体内毒素,预防慢性疾病,甚至还能预防癌症。于是,补充维生素便成为进补的主流,大量维生素广告充斥媒体。

  维生素,顾名思义是维持生物有机体正常功能的基本要素,是人们须臾不可离开的物质。某些维生素属于抗氧化剂的一个种类。但是,刚刚发表的一项大型研究的结果,却对服用维生素的作用做出了近乎颠覆性的结论。一时间,这一与人们的常识相左的消息成为世界各大媒体关注的热点之一。

  2007年2月28日出版的国际权威医学杂志《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表了一项由多国研究人员共同完成的研究。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医院的一个小组——科克兰肝胆病小组是该研究的主要单位。科克兰肝胆病小组属于国际权威医学循证组织——科克兰合作机构下设的专业小组之一,因此它本身就具有相当的权威性。研究对全球有关抗氧化剂的68项研究结果进行了梳理和综合分析。

  别拉科维奇(GoranBjelakovic,论文第一作者)等人把1990年至2005年10月间国际上发表的68项研究分为两类,一类是低偏差的(low-bias),一类是高偏差的(high-bias)。如果对两类研究不加区分,分析结果表明,摄取抗氧化剂,主要是维生素A、E、C以及β胡萝卜素和硒,对人既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在剔除了高偏差的研究,只分析更值得信赖的47项研究后,作者认为,“以β胡萝卜素、维生素A和维生素E作治疗可能增加死亡率,而维生素C和硒对死亡率的潜在作用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总体上看,服用抗氧化剂的人死亡率增加了5%;分别而言,服用维生素E的人死亡率增加4%,服用β胡萝卜素的人死亡率增加7%,服用维生素A的人死亡率增加16%。

  这47项质量较高的研究涉及人数达180938人。这些人被随机分成服用抗氧化剂组和服用安慰剂组。服用抗氧化剂组中的一些人服用了大大超过抗氧化剂每日推荐量的剂量,另一些人服用的是正常剂量。

  作者说,“单独给予β胡萝卜素、维生素A和维生素E或与其他抗氧化剂共同服用,都明显地增加了死亡率。没有证据表明维生素C能延年益寿……硒可能减少死亡率,但是对此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也许对硒的结论是该项研究中惟一正面肯定抗氧化剂的地方,作者给出的硒减少死亡率约为9%。

  有人质疑,有人半信半疑

  别拉科维奇等人的研究被称为是综合分析(Meta-analysis),是对以往的研究结果进行系统的定量分析,得出的结论具有相当的可靠性。在此之前,2005年的另一项关于维生素E的综合分析也得出相似的结论,人们每日摄入400国际单位的维生素E可增加10%的死亡率(各种原因引起的死亡)。

  但是,如同2005年的研究受到批评一样,别拉科维奇等人的研究甫一发表也受到了质疑。有研究人员首先质疑,别拉科维奇等人在分析许多不同的研究结果时,使用的标准是否一致。

  美国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的营养和流行病学教授斯坦普菲尔(MeirStampfer)说,“别拉科维奇等人分析的那些研究有太多的差异,因为他们是在不同的人群中调查抗氧化剂的不同组合和剂量。研究的范围既包括对109名居家护理老人3个月的研究,也包括对22071名男性医生12年的调查。因此,这样的研究不利于人们的理解,相反倒是有可能误解有关抗氧化剂的研究结果。”

  斯坦普菲尔还表示,丹麦的研究并不会阻止他摄取维生素补充剂。

  设在美国的营养保障委员会副主席安德鲁·邵(AndrewShao)也指出,丹麦的研究还混淆了一级预防和二级预防的差异,前者是针对健康人群的,后者是针对有病群体的,“把二级预防和一级预防的试验结果结合起来并得出整个人群的结论,这是一种不科学的方法。”此外邵还认为,以前的许多关于抗氧化剂的试验存在局限。

  还有一些研究人员对此半信半疑。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生物统计学系主任贝里(DonaldBerry) 则认为,该项研究使他相信,抗氧化剂并没有已判定的有益健康的作用,但是他不同意服用抗氧化剂可能增加死亡率的结论。

 

  维生素可能带来“额外危险”

  除了批评和质疑外,在科学界,对这一研究持赞同态度的人也大有人在。

  对于批评丹麦的研究标准不一问题,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的米勒博士(EdgarR.Miller)显然不以为然。他认为,临床研究有好的,也有差的,对它们都做研究是一种好的方法,况且丹麦的研究与另一项针对大量女性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这项涉及40000名健康女性的研究表明,即使是未患病的受试者,维生素补充剂也不起作用。

  米勒进一步指出,补充剂在生物学上貌似非常有理,人们都希望它们起作用,但实际上它们不起作用。“我们需要的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改善生活方式上,如不吸烟和减肥,而不是被蒙骗去幻想,摄取补充剂就可以降低死亡危险。”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选择医学和研究中心的维特塔(LuisVitetta)教授说,丹麦的研究“非常令人关注”,并且增添了有力的证据,维生素补充剂可能是弊大于利。“有着10亿美元以上的维生素工业是建立在这种观念上的:服用维生素可能预防疾病。但人们实际上是把自己推向了额外的危险中。”过去的一些研究业已表明,大剂量服用维生素具有很高的危险,因而被劝说要“非常、非常审慎”地消费。

  澳大利亚医学会的古洛塔(JohnGullotta)博士也持肯定意见。他说,丹麦的“研究结果证明,这是一个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值得)真正关注的领域”。

  不过,代表补充剂工业的澳大利亚辅助医护委员会(CHC)认为,丹麦研究的结果建立在陈旧的资料上,这些既往的维生素补充剂剂量并不为澳大利亚所接受。该委员会的执行主任刘易斯(TonyLewis)未评价丹麦的研究,但他认为证据“微弱”。

  面对批评和质疑,研究人员除了强调他们的研究是客观的外,也承认有些问题尚不清楚。论文的另一作者格卢德(ChristianGluud) 说,大多数原始研究并未揭示出服用抗氧化剂的人的真正死因。总体上看,他们可能是自然死亡,也有可能服用这些补充剂加速了动脉粥样硬化形成,或加速癌症患者死亡。

  利弊之争由来已久

  补充维生素有益健康还是有害健康一直争论不断。

  别拉科维奇2004年任塞尔维亚和黑山的尼斯大学内科教授时,就和几位欧洲的研究人员在当年10月2日的《柳叶刀》杂志发表文章,称他们对170000名维生素服用者的14次试验综合分析后发现,服用维生素及抗氧化剂的人比不服药的人,患食道癌的风险要大一些。

  不过,历时最长并且也是最激烈的争论,缘起于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著名化学家鲍林(LinusPauling) 。鲍林声称大量服用维生素C有益健康和抗癌。

  鲍林于1970年出版了《维生素C与普通感冒》一书,提出每天服用维生素1000毫克或更多的维生素C可以预防感冒。1979年,鲍林又与他人合作出版了《癌症和维生素C》一书,建议每个癌症患者每天服用10000毫克或更多的维生素C,而他自己每天的服用量是12000毫克,因为他们“相信这种简单的方法将十分显著地改善癌症治疗的结果” 。

  然而鲍林的观点一直受到质疑。当时美国卫生基金会告诫公众:每天服用1000毫克以上维生素C能预防感冒的说法证据不充分。美国医学协会也发表声明:维生素C不能预防或治疗感冒,维生素C抗癌的作用未经证实。

  在服用维生素C的问题上,也有一些中国专家倡导较高的剂量。著名生物化学家、南京大学教授郑集多年来每天服用维生素C600毫克,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葛可佑教授在2003年曾说,他每天服用维生素C400毫克,并已坚持10年。

  鲍林93岁时死于前列腺癌。有趣的是,他的学生罗宾逊(与鲍林一起创办鲍林医学研究所并担任所长)在做动物实验时却发现,以鲍林推荐的维生素C剂量饲喂老鼠,反而更容易让老鼠患上癌症。

  一贯的建议

  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药物学家帕拉萨尔苏斯曾经说,所有东西都带有毒性,只是剂量的多少决定它是否成为毒药。

  对此,美国波士顿塔夫茨大学的抗氧化剂实验室主任布鲁姆伯格(JeffreyBlumberg)的意见可谓异曲同工。他说,现在推荐使用的抗氧化剂剂量是有“完美理由的”,按照推荐量服用,不会有什么危险。

  对于JAMA上的综合性研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研究员何梅说,她还没有看到这篇文献,不便发表评论。但就抗氧化剂而言,“维生素A的摄入超过可耐受最高摄入量UL是有毒性的,而维生素E虽然目前还没有制定UL值,但是也不能不受限制地服用。”

  现任鲍林医学研究所所长、生化学家弗雷(BalzFrei)的意见或许值得回味。他认为,丹麦的研究所涉及的所有原始试验都试图产生一种已患病病人(服用补充剂后)获得改善的结果,因而这些研究有瑕疵。大部分原始试验中的病人都患有癌症或心脏病。病人的改善“有可能是使用药物的结果,但绝不是服用一种饮食补充剂的作用”。他说,“你不可能靠食物补充剂来消除好些年来的长期病损。”而且,“长年累月的研究已经使问题变得清楚,抗氧化剂对疾病治疗并不起作用。 ”

  抗氧化剂与高死亡率的相关,有可能是出在超量服用上。在JAMA上发表论文的作者也表示,他们所调查的“绝大多数研究所给予的补充剂的剂量比一般平衡饮食中的剂量高,而且一些试验使用了远远高于每日推荐剂量所允许的剂量,甚至达到超过上限安全剂量的水平”。

  要不要服用抗氧化剂,如何服用,对于这一问题目前仍有争议。但是,值得强调的是,美国癌症研究协会一贯的建议是,应该通过平衡的饮食摄取适量的维生素和矿物质,而不是依靠吃药,因为身体适于接受天然存在的维生素。论文的作者也认为,从蔬菜和水果中获得抗氧化剂会更好。

 

 
信息字体大小设置:【 .:返回:.
主办单位:中共许昌市委组织部 中共许昌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
电话:0374-2965506 邮箱:xuchang188#126.com 地址:许昌市建安大道1516号
ICP备案:豫ICP证05015194号 技术支持:许昌凡人网络
文章总数: 本站访问总量: 今日访问量: 当前在线 104